【参会手记】为什么”瑜老板“王珮瑜的开场白每次都是这一句?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29 02:08

摘要:有的人说我太热闹了,有点浮躁。其实,我一直“不忘初心”,每一次露面,我的开场白一直是“大家好,我是京剧演员”。

这是我第一次当市人大代表,为了参加这次人代会,我特意准备了本红色的小本子,如今会期过半,小本子也快记满了。

 

小本子第一页记的就是应勇市长在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提到的一段话:我们要把到2035年城市总体规划描绘的宏伟蓝图变成现实,建设一座令人向往的创新之城、人文之城、生态之城。这句话让我很兴奋,我相信,接下来几年上海的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将得到更快速的发展。

 

前两天小组讨论会的时候,我们徐汇组的人大代表薛渊说了一句话,让我印象颇深,他说:“政策好比是阳光和雨露,有阳光,有雨露,才有绿洲,否则就是沙漠。”这些年随着一系列扶持传统文化的政策先后出台,我已经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和雨露的滋润。周末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进剧场听京剧,京剧市场正在逐步复兴。单单2017年,我个人就参加了40余场剧场演出,观看人次超过3万;喜马拉雅音频节目《京剧其实很好玩》更新100期,订阅用户超过2万,收听人次超过140万。

 

有了阳光,有了雨露,只要我们拥有好的创意、组织好的团队,打磨一些好的作品,京剧的繁荣和复兴就没有理由做不成。

王珮瑜上《奇葩大会》

 

这些年,我一直在做京剧的普及和推广工作。上世纪90年代,上海京剧院就成立了业余艺校,剧院组织一批专业演员深入全市中小学、幼儿园普及京剧艺术,剧院还在白领青年中开设了Follow Me跟我学等品牌推广活动。但是,近些年,上海京剧院的这些推广活动已明显感觉供不应求。依靠专业院团和戏曲演员去做戏曲艺术的传播与推广,精力与能力均十分有限,显然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

在这次人代会期间,我和上海京剧院院长、上海戏曲学院院长作了深入沟通。上海戏曲学院长期开设“戏曲表演”专业,定向培养戏曲专业演员。但是,由于戏曲表演的特殊性,这些学生毕业后能进专业院团工作、成为专业演员的却是少数。如果这些学生能转行做戏曲教育,成为戏曲普及专家,该有多好?

 

在人代会小组讨论时,我发言的主题就是“申请增设‘戏曲教育’专业”。我算了一下,上海目前义务教育阶段小学约740多所、中学约900多所,上海京剧院已尽所能在教的学校目前约40所,只占全市中小学校的2%。如果每个学校有一位受过戏曲教育的音乐老师,该专业在上海的就业需求就有1600多人。

 

发言结束后,洪浩代表说,早些年马博敏老师在“两会”上也提过类似的建议,但是由于种种原因,最终没有实现。这个建议可能是一个比较难达成的目标,但是我想既然我当上了市人大代表,还是要尽我的力量去呼吁。

 

2017年,我作为“瑜老板”参加了一些热门的综艺节目,推出了一系列新媒体产品,拥有了更多年轻观众。有的人说我太热闹了,有点浮躁。其实,我一直“不忘初心”,每一次露面,我的开场白一直是“大家好,我是京剧演员”。京剧始终是我的立身之本。

 

这些天,为了开人代会,我推掉了很多演出活动安排,全身心做一名人大代表,沉下心来参政议政。每天见到来自不同行业的代表,聆听他们富有洞见的发言,这对我来说也是个难得的学习过程,看来我还得再去买本小本子。

 

(作者为市人大代表、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)

栏目主编:张骏文字编辑:陈抒怡图片编辑:提图由人代会宣传组提供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